Enoc Perez: The Cinematic Self

2019年10月2日 - 11月22日
2019年10月2日 - 11月22日 倫敦

Ben Brown Fine Arts 欣然呈獻與波多黎各裔美國藝術家艾諾克• 佩雷斯(Enoc Perez)首次合作的展覽「艾諾克• 佩雷斯:電影中的自我」(Enoc Perez:The Cinematic Self)。這是佩雷斯十多年來在英國首辦個展,將展出他令人回味的室內繪畫列的最新近作。

 

佩雷斯於 1967 年出生於波多黎各首都聖胡安,於八十年代搬到紐約,入讀著名的普拉特藝術學院。佩雷斯為這座城市及其具代表性的藝術家著迷,從建築和空間的視角出發創造出獨特的藝術詞彙,進而探討國家及個人層面的權力、身份和美學的象徵。他以繪畫具標誌性的烏托邦建築而聞名,包括美國駐世界各地的大使館,以及他迄今為止最著名的戰後美國地標畫作。

 

「電影中的自我」為藝術家開拓了大膽的新方向。佩雷斯從建築外部形體走進內部,鑽研了眾多二十世紀的藝術家、收藏家和怪人曾居住的空間。其色彩鮮豔奪目的畫作探索這些著名人物的私人空間,同時探討窺探他人住所也可視為肖像的一種,以及繪畫自身形式主義的練習,亦即他所謂的「無刷」繪畫。藝術家於九十年代晚期獨創這繪畫技巧,呼應紐約畫家同為版畫家的傳統,並且模糊兩者之間的界線。佩雷斯以按壓和摩擦將油彩轉移到畫布上,一個個印象逐漸構成一幅圖像。

 

在這一系列新作品中,佩雷斯聚焦不同人物個性的細節——從弗雷德‧休斯工廠的辦公室裡鋪在華荷的絲網版畫前的虎皮地毯,到展示於頹廢和佈滿鏡子的 Villa Nellcôte裡滾石樂隊的「紅唇吐舌」標誌——樂隊就在那裡灌錄大碟《流亡大街》(Exile on Main Street),以至勒‧柯比意把繪畫工具擺放在他的畫作前的繪圖桌上。這些空間顯然沒有中心人物,它們本身卻具有驚人的表現力,揭示如何通過個人效應來構建個性。

 

佩雷斯亦將關鍵時刻凝結,呈現於畫作之中,例如搖滾明星皮禮士利(人稱「貓王」)在患病期間於格雷斯蘭的傳奇叢林室進行最後錄音,而另一作品捕捉了大衛‧寶兒於1973年乘坐火車穿越西伯利亞與蘇聯士兵一起喝酒後沒有把床整理好。有些畫作則是佩雷斯用以審視上個世紀偉大收藏家的方式,例如意大利阿涅利夫婦(Gianni & Marella Agnelli)的羅馬宮殿和法國時裝設計師兼藝術收藏家雅克‧杜塞的巴黎故居,牆上皆鑲嵌著著名收藏品。

 

是次展覽值得留意的還有佩雷斯以畫筆繪下已故法蘭西斯‧培根位於倫敦的工作室之作品。他之所以被這個空間吸引,不僅是因為自己是同行,也因為培根與倫敦之關係——培根藝術生涯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倫敦度過。佩雷斯的畫作打開了一道私密窗口,將觀者拉進這位英國殿堂級藝術家的工作空間。

 

對於藝術家來說,這系列標誌著他回歸形式主義起源的重要一筆。雖然近年來他開始嘗試用畫筆創作,但在這展覽裡他重拾早期職業生涯中廣受好評的「無刷」技巧,形成他獨有的繪畫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