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基罗•波艾提: 2021年2月19日 – 3月5日敬希预约

2021年03月9日 - 04月10日 Hong Kong

布朗画廊香港空间欣然呈献义大利观概念艺术大师阿里基罗·波艾提(Alighiero Boetti,1940-1994年)的重要个展。是次展览是画廊2012年于香港空间为波艾提举办首次个展并广受好评后,睽违9年于香港举行的第二次艺术家个展。布朗画廊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一直致力于展示波艾提的作品,迄今已举办六次个展和多次群展,彰显画廊在战后意大利艺术方面的浓厚兴趣和专业知识。此次展览汇聚波艾提创作生涯中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包括「Arazzi」(字母格纹)、「Tuttos」(万物)系列刺绣,「Aerei」(飞机)、「Faccine」(面孔)、「Biro」(圆珠笔)等纸上实验作品,以及「Tappeti」(墙纸)系列挂毯和绣织地毯。

 

波艾提于1940年出生于意大利都灵,是「贫穷艺术」运动极具影响力的成员。直至20世纪70年代,他脱离了当时盛行的集体运动,转而对时间、空间、语言、数字、文字游戏、类别、协同合作等方面展开独特探索,由此创作出二十世纪最具吸引力和激进的概念艺术作品之一。

1971年,波艾提第一次游历阿富汗,就被当地的风景和文化所吸引。此后的10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当地进行创作及与绣工合作。他曾委托当地女绣工绣制他的马赛克状字母方块刺绣、地图刺绣和挂毯刺绣等。起初制作地点在阿富汗的喀布尔,1979年苏联入侵后,则转移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彼时那里是阿富汗民众的避难所)。波艾提会为绣工提供设计图样,而将颜色的选择和其他随机的诠释和花纹全权交给绣工。

 

「Arazzi」系列是一组色彩鲜艳的刺绣作品,由大小不一、内含字母的方块组成,这些字母拼凑出尤为让波艾提着迷的神秘而富有哲理的意大利习语,通常从上往下阅读。波艾提对语言文字的探索,既有趣又机智。他试图在作品的每一细节处揭示双重性、对立力量和隐喻意义,例如《Niente da Vedere Niente da Nascondere》(Nothing to See, Nothing to Hide,《无所见无所藏》,1988年)、《D'un Jour à l'Autre》(From One Day to Another,《日复一日》,1991年)。

 

「Tutto」(1988年前后)系列大型挂毯,融汇各种意象、符号和主题,仿似沉浸式拼图般,以奇妙的方式展现波艾提的艺术世界和视觉词汇,是其作品中所有意象和奇思妙想的集中呈现。在此,没有程式或规范的限制,只有不同意象的自由组合。为了创作该系列作品,波艾提和助手从杂志、报纸、百科全书、教科书上裁剪下数千幅图片,并将其轮廓描画在画布上,然后交给阿富汗的女绣工,让她们自主选择尽可能多的颜色进行编织。

 

同样地,波艾提也与意大利的艺术系学生以及助手合作,制作出「Aerei」、「Biro」和「Faccine」系列作品。 1972年,波艾提开始「Biro」系列的创作,制作过程中,波艾提委托其他人轮流有序地用圆珠笔在一叠白纸上留下一行行微小的标记。及至最后,除了波艾提预留用作负空间的神秘字母和符号外,纸上没有露出任何空白。于此,经由不同人的标记和繁复的合作,产生出富于变化、充满活力的单色纸板,揭示隐晦的文字游戏——文字游戏在波艾提的所有作品中均占据主导。 「Biro」系列作品中的某些文字游戏,用散落画面的逗号来调整字母位置即可破译。例如《Mano Libera Pensieri Sciolti》(Free Hand Loose Thoughts,《自主决策,解放思想》,1981年,四联画,以翠绿色为主色调)、一幅以橙色为主色调的《Biro》,以及画面顶部标有单个字词或短语的作品,如天鹅绒般黑色的《Giocare》(《游戏》, 1978年)。

 

作为一位喜好流浪、一直在路上的旅行者,波艾提常常前往阿富汗、危地马拉、埃塞俄比亚、日本、摩洛哥、巴基斯坦,对航空旅行的历史和飞机图像非常着迷。 1977年,他与意大利建筑师、漫画家吉多·富加(Guido Fuga)合作,创作了一幅大型的三联画,以蓝色水彩天空为背景,透过高度精细的笔触描绘设计各异、比例不一、飞行方向不同的飞机。波艾提甚是倾心这件作品,以至日后制作了不同尺寸的相近的作品——他先在纸页上绘制出飞机的形态,再让助理用圆珠笔、墨水和水彩填充飞机周围的区域,由此制作出数量庞大的「Aerei」系列作品。 「Aerei」系列体现波艾提对「秩序与混乱」、「把世界推向世界」的兴趣。在其笔下,客机、货机、战斗机、协和式超音速飞机、双座喷气式飞机、早期螺旋桨飞机在无垠的天空中飞行——如此场景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却又毫不违和。在这样一幅不可思议的全景图里,艺术家可以尽情地对飞机进行分类和展示。图中飞机或来自苏联,或来自美国,这也许表明波艾提有意通过艺术作品暗示微妙的政治评论,就像流离失所的阿富汗绣工在其「Arazzi」系列刺绣中融入波斯语、寄托政治隐喻一样。

 

《Alternando da uno a cento e viceversa》(Alternating One to One Hundred and Vice Versa,《从1到100,再从100到1》,1993年)是波艾提为1993年在法国格勒诺布尔国立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个展,特别制作的50幅绣制地毯之一。这50幅地毯中,每幅都包含有100个方格,排序复杂,黑白交替,方格周围是五彩的饰边。 「Tappeti」系列挂毯是波艾提1994年去世前完成的最后一个系列作品。尽管他最初计划制作100幅羊毛和棉布挂毯,就像「Senza Titolo」系列(无题,1994年)那样,最终却只完成了11幅。这11幅挂毯独特的色彩变化、丰富的图像与文字,例如母亲的小提琴盒、儿子乔尔达诺的玩具、摆臂的猿猴、分散的「Arazzi」和「Tutto」系列刺绣,以及一行行深奥的文字,涵盖了艺术家的生活和创作。

 

波艾提的作品被收藏于世界各地著名的公共和私人收藏。重要个展包括在格勒诺布尔国立当代艺术中心、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马德里索菲亚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等。